遠芳敘說刀劍(9) 習 刀 篇(二)

習刀的盲點

自大,是習刀最大的盲點。很多剛學會手工刀的學者,或只會一點點手工刀的業者,在尚未純熟的時候,就犯了一個共同的錯誤:自大


而這兩個字在我們的人性裡面,不論是何種行業都有著難以除去的習性;尤其製刀這門功課,是一門既廣且雜的學問,很多只會一點點手工刀的人就覺得自滿,又自大的表現出來。


古人說:學無止境。當學會一門技藝的時候,還需要更精進,必須繼續學習、深入研討,甚至於學習其他不同行業的技藝,以融會貫通來增進本身技術上的學習能力。

 

本人在從事製刀的過程中,原本有一些技藝是不會的,但只要有相關連的,就一樣一樣誠懇的去跟專業人士請教、學習。曾經有一位教授問我說:陳老師,你會的東西怎麼這麼多?我的回答是:其實這些以前我都不會,只是我一樣一樣的去學、一點一滴去問來的。


我想只有一顆虛心求教的心,才能讓自己的技術、工藝更精進。若想要在生命中精通某一種行業,就必須要虛心求教,不能有自大的心,因為自大是阻礙前進的動力、會讓技藝裹足不前,只能做到某一個階段的程度而已。


想想當今有名的刀匠,看到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質,就是謙卑;也常看到特別的大官、大將軍、大企業家,一樣的都有著一個共同的氣質→謙虛


反觀自大、講話誇口的人,其內在、技藝、以及所表現出來的言行舉止,都是平平的甚至是庸俗。個人認為凡事用不同的角度思索與探討,就能跳脫出內心的自大盲點


自己,也是習刀的盲點。因為人類最大的敵人是自己;很多習刀者往往因著自己的驕傲自滿而阻礙了技藝精進的能力。


製刀是一門多種學問以及多重技藝的組合,我們人類生來所有的技藝、所有的學問都是學來的、問來的。尤其技藝更是如此,甚至是模仿而來的,當一個人內心充滿驕傲與自滿的時候,往往就形成一個無形的障礙阻擋了問的意念、向人請益之心,技藝也就無從精進了。

 

在我們有生之年,很難學到多重不同的技藝,例如各有專精的木工、鐵工,一做可能就做一輩子。而製作刀劍是融合多重技藝的工作,需要求教不同技藝的工藝師,個人的手法、做法、所用的工具都不相同,甚至有些工具是獨創的非一般規格化。
如果肯虛心求教,不同的工藝、不同的觀念、特別的工具,就會一樣一樣的學到、看到,進而將之融合在自己本身的製刀技藝上,且更能融會貫通。

 

挫折,亦是習刀的盲點。學習任何一種工藝、或任何一種學問,甚至於在人的一生常會面臨到不同的挫折,但同樣的挫折發生在不同的人身上會有不同的結果;悲觀的人會失落、裹足不前,很容易被打敗難以進步;樂觀的人卻能夠轉化成進步的動力。


曾經有人問愛迪生說:博士,您怎麼知道鎢絲可以做電燈泡?愛迪生的回答是:我不但知道鎢絲可以做電燈泡,我還知道有兩千多種的東西不能做電燈泡。這句話聽起來很簡單,思索之後不難發覺到,愛迪生做實驗失敗了兩千多次,在兩千多次的挫折過程中,因為他頑強的毅力、堅定的意志和獨特的創新,讓他成功了。
試問我們自己能挫敗幾次?製刀也一樣,因為它是一門多種學問、多重技藝的組合,學習過程中遇到挫折是兵家常事。
個人在工作桌上,寫了兩句話當座右銘,天天看以激勵自己。

 

  欲知風雪的意義,可以拜訪松樹;
衡量苦難的價值,可以詢問珍珠。

 

森林中的樹木、山林間的花草,它們在春天、夏天的時候,都長的很漂亮,但當冬天風雪來了,熬立在山頭的只有松樹,因為松樹經的起風雪的吹殘;
我們所看到的珍珠都是光彩亮麗的一面,但一顆珍珠的行成是一粒沙子或雜物無意間掉進蚌殼內,蚌殼費盡力氣要把它推擠出去、排出體外,經過無數時日的熬練,小沙礫終於慢慢形成一顆珍珠。

 

在我們的人生過程中,是不是也有很多人想要把你排擠出去?將你擠出體制之外。我們是否經的起人性的打擊?所遭遇的一切、所面臨的困難,是否都能夠一一的承受?而成為一顆珍珠?如果經歷過總總的苦難後還能站立,就有資格在這個世界,綻放出某一層面的光芒,這是本人時時激勵自己的座右銘。


製刀工藝在求進步中,會有不斷的挫折,必須要靠著堅定的意志力,才能夠突破,還要能夠經的起別人不認同的看法。


本人在進入純手工刀之職業刀匠時,也曾經面臨到很多人的不認同,當時的台灣是沒有這個市場的,這是一門沒有人看好的行業,雖然我們台灣是生產最多量產刀劍的國家,世界排名第一的製造者,有很多名牌的刀劍,大都來自於台灣製作的,可是在純手工刀方面卻是沒沒無聞,包括大陸職業的純手工刀劍也是一個冷門的事業,在台灣更是一個極冷門的行業,但我還是踏進來,中間的經過,有苦難、有心酸、也有歡樂,因為沒有人可以問也沒有人會教。


只有從挫折中求進步,以平常心、堅定的意志,從不斷的挫敗中增長自己,體會到經驗是一點一滴累積而來的,絕對不是一朝一夕能學到的。也隨著經驗的增加、挫折的增多,知道挫折中求進步是一件快樂的事情,人生的路途上更是如此。


在台灣的未來純手工刀業,相信還會有更多人投入,特別提出來互相勉勵的一段經歷。


接著來談製作純手工刀要如何進階高級手工刀、高級訂製刀。
市面上一般的手工刀,廣義上會有一點受人質疑,訂製的手工刀則沒有爭議,因為訂製的手工刀是依著個人的喜好、身高不一、體力不同所訂製的刀劍。


因而會有輕重不一、長短不一、尤其直與彎曲更不一樣。訂製的手工刀它是隨著個人的理想、個人的喜好配合人體工學而去設計製作,所以它是一個更高級手工刀的代表。


進階高級手工刀當然除了前面所提到的各項努力外,還要能多與世界、國際接軌,我們東方人跟西方人在思想上有很大的不同;東方人比較封閉、保守、製作設計方面不夠開放,西方人的思路廣、製作巧思變化很大。同樣一件工藝品,在西方人的技藝詮釋裡面,會跟東方人的詮釋有很大的不同,他們特別著重在線條、色彩上的表現。


本人有一位來自加拿大的學生,第一次學習,同樣的一把刀,教的都是同樣簡單的皮革縫製,可是幾天後他做好拿給我看,做出來的皮套變化,卻是讓我讚嘆不已,因為他巧思的把一些色彩小飾品、甚至於銀的鍊子,都穿插在皮套上面,一看起來就非常有希臘的味道,這就是西方人巧思的不同、技藝詮釋也就完全不一樣。


而我們東方的學生,往往是我教一做一,說二就做二,直到完成為止,這是思想比較保守的做法,也是我們東方人普遍的欠缺。

另外,要做一把高級的手工刀,手藝不但要靈巧,在細微的角度上還要能夠看的很清楚,因為在製作過程中如果一些細微的小動作沒有處理好的話,可能整把刀的密合度就會不盡完美。


再者,要有信心;當我們在學習這門工藝、設計每一把刀款的時候,往往會切乏信心認為自己可能做不出來,而不敢去嘗試。


在我的學生裡面,大都只願意做自己會做的刀款,我會給予不同的觀念,鼓勵他們做自己認為做不到的事情、做不到的工藝,雖然可能會有挫折、失敗,但也因著失敗經驗才有機會從敗中求勝嚐試另一種作法,發揮不同的思考。

 

比如磨刀身的時候,有些角度很難磨,就認定是磨不出來的東西,我會說別人做的出來,我們也能做的出來,雖然可能會失敗,但是多失敗個幾次,還是一樣會成功的。

 

製作護具也是如此,例如我們要設計一些不同顏色的變化,可嚐試利用不同的金屬來搭配,將之研磨成細胚的時候,就會看到不同金屬所呈現出來的特別顏色


但有的學生就比較保守,不願意做大膽的嘗試,反而比較有進步的習刀者,就能運用敗中求勝的經歷,學得不同技藝。

 

在製刀的過程中,很多的地方會感覺好像是做壞了,沒有辦法重新恢復所想要的境界,但我會引用「疑似路盡頭、柳暗花明又一村」這句話來鼓勵。也許一把刀磨失敗、必須要報廢了,但可以用不同的方法再把它重新製作

 

好比刀的磨除法:原本畫好的線條、在製作中不小心研磨過頭,不仿將錯就錯的再把它多磨一點;或者因經驗不足而磨成歪曲的線條,就繼續把它研磨的更彎曲,表現出更不一樣的線條來,這些都可用不同的方法重新做到的。

 

又如原本刀尖是磨壞的一把刀,也可以乾脆把刀磨的更短一點,重新磨出一把不同風味的刀。甚至於在製作木柄與木鞘更是如此,因為當我們要挖木頭的內框來符合刀身時,有時候會使力過度而把木頭給削壞了,此時我們可以運用倒帶的方法,把削壞的木頭用AB膠或瞬間膠重新黏回去,等乾了、硬化了,再重新切削。
這些都是能做到敗中求勝、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方法。

 

其次我們會看到許多世界有名的刀劍雜誌,有很多漂亮的圖案、與非常好的手工刀圖片,自然的吸引著我們,也幻想這些刀如果是自己的,那有多好。但往往有些是無法買到的,只能夠從圖片中欣賞,因而也會促動我們進階製作高級手工刀的意念,心想如果能夠親手做一把那麼漂亮的手工刀,該有多好,這也是我一頭栽進了如何製作高級手工刀的因素。

 

製作一把高級手工刀不僅要會很多不同的技藝,還要有不同的思想跳脫:
如設計刀款時可以參雜不同的思維;好比武士刀並不是單一種的做法,我們參考日本的武士刀圖鑑,會發覺到它的形式與外裝的變化,因著思維的不同而有很大的差別。


中國劍、歐洲刀劍也是一樣,如果我們能夠各取優點,合組而成構思設計製作,不也是一個有特色且漂亮的作品?


這也就是說,要會多種不同的工藝,還需吸取各種不同的知識、常識,來詮釋製作一把不同的高級刀劍,思想是如此,工藝也是如此。


要做鏤空的圖樣,必需先學會拿鋸子。
要做珠寶的鑲嵌,先要有一點金工的基礎。
想要刀柄與刀鞘密實的結合,需要學會一點木工的基礎。
想要有不同的花紋圖示,可先學會如何裁剪合身的牛皮,來縫合搭配。


因為皮革的搭配可以顯示出不同的韻味。
所以要製作一把高級的手工刀劍,必須學會不同的技藝來配合。


待續談...習刀篇(三)

2005/12/05

 

回 遠芳敘說刀劍 ...